近日招聘會一景:口含招工單,乞憐無問津? 新華社發
  北京晨報記者現場調查發現,春節後,不少單位又開始經歷“用工荒”。天橋上、超市入口處、公交車站旁等人員密集處,不少縮著脖子取暖的年輕人,手拿打印著“招聘”黑字的A4紙,殷勤地詢問過往路人“找工作麽?”房地產中介和餐飲服務員是需求量最大也是最難招工的行業。按這兩年經驗,每年正月十五後,市場招聘旺季將全面啟動,可也恰恰是求職者觀望心態最濃厚的時期,這段青黃不接的時期可能要持續到4月份。
  招聘現場
  碰上中年婦女也要推介一番
  北京晨報記者昨日在趙公口人才市場看到,60餘個展位中,有30多個貼上了招聘海報,每當三三兩兩的求職者路過展位,面試人員都會主動“招攬”,詢問求職者專業和月薪等期待。展位周圍也貼了近百份招聘信息,很多信息上寫著“急聘”二字。
  孫先生是某房產公司的人事部副主管,“眼瞅快正月十五了,一切工作就得步入正軌,在這之前我得招夠30名銷售員。”一般招聘人員只上午在會場,著急的孫先生仍沒放棄下午的機會,逮著求職者就一邊發名片,一邊介紹公司的待遇。孫先生說,乾銷售這行,年輕的小伙兒和姑娘最合適,但昨日求職的年輕人並不多,他碰上中年婦女也“自我推薦”一番。“房產公司有的是房,我們包住,這點可以放心。我們還有培訓,沒有提成保底月薪也能到兩三千。”碰上動心的求職者,他會叮囑對方,“這周日之前一定去公司面試一下。”
  一上午只招到兩位洗碗大叔
  張小姐在趙公口人才市場為一家新開業一個月的餐飲企業招工,她身後的海報上寫明,要招聘主管、傳菜生、迎賓、收銀、打荷、切配、蒸竈等12個崗位的40名員工。張小姐坐了一上午,只招到兩位洗碗大叔。“春節後飯店客流量增大,但很多年輕人返鄉沒回北京呢,招不上來人。但願十五後能緩解一些。現在我們這兒後廚最高工資開到4000元,服務員最高開到2800元了,這比去年節後招工價格高了一兩百元,但應聘者還是寥寥無幾。”
  下午的虎坊橋人才市場也顯得略為冷清,門口僅有幾個房地產員工在招銷售人員。“以往扎堆在這兒找工作的人都哪兒去了?”在陶然亭北門居住的王大爺來打聽,想以2600元包吃住的價格找保姆。“問了幾家家政公司,說現在人少,最低也得3000元。”
  百米通道竟然三次被“攔截”
  北京晨報記者昨日從雍和宮橋往北一轉,遠遠的就能看到北京人才市場門口站著不少人。這一天的招聘會主要針對銷售職位,房地產行業的需求占了其中的主要份額。
  在門口聚集的人群中,有兩個人舉著不同的牌子,但牌子上都寫著“招聘”二字,一打聽分別來自兩家房地產公司,需求量最大的職位是銷售人員。而在從大門口進入招聘會現場約一百米的通道上,北京晨報記者先後被三位招聘人員主動攔截,被詢問是否要找工作,而他們無一例外地來自房地產行業。“您願意到我們公司工作嗎?不需要經驗,包住宿。”一位自稱是某房地產公司負責人的男士熱情地向記者介紹招聘情況,稱該公司是銷售高檔一手樓盤的公司,代理多家知名樓盤銷售,急缺銷售人員,“保底工資2000,提成五個點,賣出一套房就有至少一萬多的提成。”看到記者並未放緩腳步,這位男士一直跟在旁邊“游說”,一直跟了十幾分鐘,最後還主動把一張招聘啟事遞到記者手裡,並表示:“您可以回去考慮考慮,隨時聯繫上面這個電話。”
  記者在人才市場里轉了一圈,約有五分之三的招聘單位來自房地產銷售相關行業,既有二手房中介,也有一手房銷售公司。一家招聘單位負責人告訴記者,年前年後是人員流失最嚴重的時期,“很多人家在外地,如果上一年幹得不太好,過了年後就不會再回來了。”正是這個原因,導致每年春節後,房地產銷售行業都要進行一次大規模新人入職。
  集體婚禮也成吸引人才招牌
  昨日中午12點左右,家住望京的佟女士叫了一份外賣。送餐員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半小時內到達,而是一直到下午1點10分左右才送到,原因是餐館服務員嚴重不足。昨日,位於三元橋附近的朝陽人才市場舉辦了節後第一場綜合類招聘會。北京晨報記者留意到,一些服務行業推出的倉庫管理員、售票員、酒店服務員等一線職位,基本都處於乏人問津狀態。這些職位大多給出了2000元左右的月薪,主要面向外來務工人員。一家餐飲企業負責人表示,勞動密集型的服務業現在只能等到元宵節後,外來務工人員返京,才能填補目前的用工需求。
  作為這場招聘會上知名度較高的一家企業,德邦物流似乎也並沒有受到應聘者的另眼看待,僅有的一位招聘負責人甚至和另外一位同行聊起了天。他告訴記者,一上午只收到了20份左右的簡歷,“最缺物流配送人員和網點接送貨員,都比較辛苦,一個月大概有3500元左右吧,真招不上來。”記者留意到,德邦物流在招聘啟事上特意給出了公司的多種個性化福利,包括集體婚禮、中秋寄送月餅等。
  求職者說
  找工作也不容易啊
  從河北來的陳小姐大專學的文秘專業,昨日也到趙公口人才市場碰碰運氣。但她發現,招聘多集中在保安、技工、廚師等崗位,好不容易發現一個企業招文員的信息,“會簡單英語、會辦公軟件、大專以上學歷,這些條件我都符合,再仔細一看,必須是北京戶口。現在都說招工難,我初七就回來了,還以為是香餑餑。結果前兩天投的簡歷現在也沒動靜,看來找工作也不容易啊”。
  每月掙兩千不如回老家
  在林大姐看來,月薪不到3000元,在北京根本“混不下去”,“儘管包住,但北京吃穿等物價都不便宜。”她轉了一圈,也沒發現中意的工作。“我能幹保潔、服務員,活兒不輕巧,但都只能掙2000多元一個月,那我還不如回河南老家。”
  記者觀察發現,水電工、裝焊技工、空調維修工的工資一般在3500元至4500元之間,但這類崗位仍然少有人問津。做低端工作不如回老家。
  做低端工作不如回老家
  記者發現,很多在人才市場里逛的求職者已經自動忽略了保安、保潔、雜工等信息,而是把目標定在了更高端一些的辦公室里。“保安工資是不算低,但說出去不好聽啊。”擁有大專學歷的求職者劉先生告訴記者,現在求職者挑工作的情況也挺普遍的,雖然不具備相關的專業技能,但也不願意做比較低端的工作。“要是只能做那些,還不如回老家,老家也有企業,工資待遇也不低,還在家門口。”
  招聘者說
  很多求職者既沒技術也無準備
  一家文化產業公司的招聘者認為,節後幾天遇到的很多求職者既沒有技術,也沒有準備。“你看這些求職意向表,工作經驗一欄有些人乾脆空白不填。一些來京務工的農民工沒有明確的目標,不知道自己要找什麼類型的工作,更多的是看這份工作自己能不能做,待遇符不符合期待。但他們的期待不合實際的偏高。”
  本版撰文
  晨報記者 肖丹 張璐  (原標題:找工作的人都去哪兒了?)
創作者介紹

門簾

oc50ocuxb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